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今天是来张掖的第二天,按照之前的安排今天应该去的是马蹄寺,同样的之前并没有对这一景点做过任何的功课。

早起,在酒店用完早餐后下楼集合,就有同行人说马蹄寺位居山巅,少不了的会冷,穿上厚衣服是必然选择,因而很多人甚至穿上了早已预备好的毛衫,但对于我这个更愿意清凉一点的人来说,短袖加外套是不变的选择。

驱车一个多小时到达马蹄寺,第一个入了眼帘的是山顶的风马旗,之前多次看过关于西藏的纪录片,对于“风马旗”、“玛尼堆”、“磕长头”等等的词汇有一种特别的记忆,因此看到山顶正迎风招展的风马旗,脑子里自然就反应出了“藏传佛教”四个字,果然,山门之外的游客服务中心顶上的藏文翻译印证了我的想法。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同行人中有对藏传佛教比较了解的领导,坐在我背后给她部门的员工普及知识,我也得以偷师,原来大小转经筒、风马旗上都刻有、印有经文,风吹风马旗如同诵经,手转转经筒亦是如同诵经,看过《西藏秘密》的人应该知道,藏传佛教如同与生俱来一般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藏地同胞的骨子里,诵经已然是每天的生活必须。

车到山下,看着远处的茫茫雪山心里顿时有了澎湃的感觉,虽生在西北、也身在西北,雪是每年都能够看见的,但雪山之上的积雪也就接触过那么一两次,更何况是这藏传佛教的又一个圣地呢。

下车后,果然能够感受的到雪山之下的丝丝微凉,但走上几步身体就热乎了,于是还是赤膊上阵,将外套拿在了手里,我们准备好了一路走向雪山。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同行的伴侣看到有官办的马场顿时来了兴趣,官办的马场,前往牧场的的费用160,前往雪山的费用是200,这价格对于没有骑过马、从未涉足牧场和雪山的人来说应该还算公平,但我对这玩意儿并没有多大兴趣,外加这玩意儿没有多大的安全系数,表示还是愿意步行前往。

于是和其他的五六个妹子组了个队伍,一路走向雪山,一路上自然少不了私人马场主人热情的推销,说自己的马儿绝对的驯服、价格还可以商量,并且还从道路条件、从我们的身体条件和穿着打扮、鞋子的成分等上分析了我们步行是根本不可能到达雪山的,从演艺厅到主路彻底消失的这半个多小时,骑马前往雪山的费用也从200降低到了180、然后是160、然后是150,然后是100,当我问到最后撞见的一位牧民时,她表示80也可以带我们骑马上去雪山。

主路没了,自然得走山间的小路,许是如同牧民营销的那样,山上昨晚下过雨,又或是这林间本身就是潮湿的,总归小路还是稍微的有点泥泞,但还不至于到牧民所说的会把我们的鞋子粘住、路上的石子儿会把鞋子割破的地步。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许是海拔比较高的缘故,这里听不见一声鸟啼猿鸣,倒是有不少潺潺流水的声音,吸引着我们不断的前行。

少不了的还有自拍和各种互拍,在参天巨树之间、在湿润且幽香的山谷中、伴随着掺潺潺水声,能够和同行团队一起用相机记录下脚印来过的地方,确实是一件很自得的事情。

随着林间小道,终于找到了一片小滩涂,这里已然就要到雪山底部了,风景自然是美的没法说,在这里拍照留念绝对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儿,因此我们的团队、其他的团队,很多人都各自选择角度开启了自拍、他拍模式将最美的一面展示出来,和雪山、草地、溪水、奇石结合起来,凑出一副精美的画卷。

下山,已是正午,太阳公公努力从云层中深处脑袋,意欲发挥以往的精神,来一个阳光普照大地,奈何云层在微风的作用下很快就遮住了他的脸,这想法最终还是未能得以实现。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下山集合后,鉴于下午行程较远,加上马蹄寺的景点并没有逛完,于是我们决定在景区就餐,按照以往的经验,任何一个景区的饭店、农家乐都是相当相当贵的,我记得当时去青海玩的时候,司机拉我们到一个他熟悉的地方,一个大盘鸡要160,而且还是两个人就能轻松解决掉的那种小碟子装的。

进了餐馆,看了一下这里的菜单,也是贵的出奇,外面一盘7块的土豆丝到了这就就涨到了20,不过老板的服务态度还是很不错的,十菜一汤最后的价格到底是多少钱我并不知道,但味道着实怪的出奇,除了盐多还是盐多,最后的鸡蛋紫菜汤更是如同打死卖盐的一般咸的要命,于是我跟同行人笑谈,这雪山肯定是产盐的,盐就跟不要钱似的。

饭后自是消食儿的时间,于是我们商量着去三十三天走一圈,毕竟来都来了,这个难得的人文景观还是走一遭比较好。

山是奇峻的山,很难想象我们的祖先如何在无法借助现代化工具的情况下如何在这高耸的山上开凿出一个个洞穴,然后塑出一个个神情各异的神像出来的。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那就是遇到寺庙就想进去拜一拜,倒不单单是因为信仰方面的问题,更多的还是对先贤的敬仰和祖辈人的崇敬之情,试想,如果你不是大贤大德、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怎么会被后世人尊为神佛呢,所以,一次叩拜更多的还是对先哲无限的敬仰之情,当然私心肯定还是有的,比如说祈祷平安健康之类的。

和天水麦积山相比,三十三天的工程量感觉并不是很浩大,但最顶上的洞窟要比麦积山的任意一个石窟都要惊险刺激的多,我沿着石阶上行的时候忍不住的要仅仅抓住两边的护栏,虽然我的骨子里有着爱冒险的属性,但这恐高症应是与生俱来的,尤其是在这种从未涉足过的垂角超过45°、而且背后还是悬崖的地方,心底里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

到了三十三天的顶部,这里供奉的应该是释迦摩尼,周边两个弟子在守护,供桌上燃烧着的酥油灯火苗在清风的浮动下晃来晃去,看守洞府的老爷子偶尔的会拿一把剪刀过来剪掉灯芯,十块钱就能请一座酥油灯供奉在佛前,既然拜托佛祖保佑健康平安,心底里自然是希望能请一座酥油灯来供奉的,于是这事儿我做了。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至此,我们在马蹄寺的征程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里不得不吐槽的是,这里的景点开发的相当不到位,一个景点和另外一个景点之间的衔接根本不到位,除了这个景点根本找不到下一个景点,路上偶尔的有个指示牌也只能指出个模糊大概的方向,想要找到具体的景点要么得找人问、要么就凭着感觉走。

下午的行程是弱水花海,其实老爷们对这玩意儿没多大的兴趣,感觉这玩意儿应该女生去逛一圈比较好,下山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被车上的空调冻醒后我才发现车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大家都睡的香极了,和昨儿凌晨来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许是大家爬山都累坏了。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既然醒了就不想入眠了,看看窗外的景色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外面更多的是无垠的田野,偶尔的会遇到一两个村落、农家住宅,张掖的农村住宅和武威的差不了多少,四方四正的院落或在砖石结构、或是泥土结构,如同熟手切出的豆腐块,最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门楣上横着的装饰画,随着不断前行的大巴,眼光所到之处的农村院落,门楣上的装饰画大同小异的都是“家和万事兴”、当然也有山水图,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少的可怜。

行程到达弱水花海,引入眼帘的并不是想象中一望无际的花的海洋,而是一片不算太小的水洼子,看到此景同行的很多人依然没了继续观赏的兴趣,毕竟这弱水花海在这个季节确实有点浪得虚名,看到的尽是些连花骨朵儿都没了,朝天祈雨的光着杆儿,这感觉确实有点扫兴。

不过,依旧是抱着既然来了就不应负了此行的想法,我还是选择深入腹地去走一走,瞧一瞧,走着走着,远处的仿真磨坊俨然有一种来到了荷兰的感觉,真的如同画里的那样:在无尽的薰衣草地里,远处传来吱呀吱呀的风车声,但走近了才知道那不过是微版的仿品。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弱水花海的湖畔,有一处不大的高尔夫练习场地,虽说我不是一个见过多大市面的人,但真的高尔夫球场还是见过的,但这里的练习地点所做的就是不停的将球儿打到水里,湖畔还立着“禁止入水捡球,违者罚款500”之类的警示语。

走到腹地还能看到葫芦娃和他们的爷爷,以及已经断了尾巴的蛇精待在一起,也就只能扶着他们摆个造型拍个照,再没有别的做法了。

不得不说,这弱水花海占地面积还是相当大的,沿着河畔一路走来,没有半个小时根本走不出来,虽说门口有不少已经枯萎的花儿,但腹地还是有很大面积的薰衣草和其他我不知道的花儿竞相盛开的,也算是并没有太负了这花海的名望,另外,腹地很多地方都还处于荒原的状态,荒凉的都不带长出一丝的杂草,期待若干年后我携家眷再来时,这里真的可以称之为花的海洋!

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晚上自然是少不了出去玩的,同行的人里有曾在张掖上过学的,知道张掖出名的小吃街是甘州市场,于是我们一行六七人打车前往寻找美味。

不止一次的经历过兰州正宁路小吃街的拥挤,对于张掖甘州市场的井然有序居然让我有些无所适从,虽是周内,少不了熙熙攘攘的食客、以及和我们一样的外地游客,但我觉得整个甘州市场的整洁足以让兰州正宁路小吃街汗颜,而且价格也并不是很贵。

文章来源:秋水长天
版权链接:天外马蹄寺,圣地白雪山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皆由秋水长天网站原创首发,享有独立版权,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发表评论

    avatar
    •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抛媚眼 调皮 鄙视 示爱 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怒 思考 流汗
    0
    假装提交肿...